失业的接盘侠:减持新规后大宗交易从业者的失眠一周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9-13 02:28:00    次浏览   


     
     在繁盛时期,仅在上海,做大宗交易公司减持的公司就有近20家。有限的上市公司数量,旺盛的需求,再叠加扎堆的同业,往往意味着竞争的白热化。在李浩的印象中,有时一家上市公司的董秘会同时见上十几家甚至更多的资方。
     猝不及防的“接盘侠”
     “端午节三天,我天天做噩梦。”
     


     就李浩所从事的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而言,证监会方面规定,出让方在任意连续90日内,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%;受让方在受让后6个月内,不得转让所受让的股份。
     出让方和受让方的两头设卡,无疑给大宗交易以巨大冲击。
     但在李浩看来,最“严酷”的一条还在于对于受让方的规定,其所在公司通常是以97折-98折期间接手大股东所减持股份,“但是6个月不得转让,谁知道半年后市场行情会如何转变?”
     5月31日,端午节后首个工作日,也是首个交易日,李浩发现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,因为他迄今谈成的最大一笔“生意”泡汤了。
     端午节前不久,李浩刚刚敲定了一笔市值3000万元的大宗减持。前前后后忙活了几个月,眼看双方已经快签订合同,却因为“猝不及防”的新规没法继续下去。
     李浩满心懊恼,因为自入行以来,他此前做成的3单,总价值才是3000万元。沮丧的不止李浩一人,其所在部门有3位同事的3笔生意也通通夭折。
     “端午节三天,我天天做噩梦。”李浩向腾讯财经描述,其公司的负责人也同样焦虑,正在和其他资方的老板商量对策。
     昔日极度火爆的大股东减持通道
     大宗减持火爆,有时一家上市公司的董秘会同时见上十几家甚至更多的资方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李浩开始怀念减持活跃的2015年、2016年。
     在他印象中,这是他所在行业的繁荣时期。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A股重要股东减持金额累计达3609亿元,2015年更是创下5477亿元的高点。虽然2016年减持金额较2015年下降三成以上,但这一金额仍高于除2015年外的其他年份,为历史次高水平。按全年240 个交易日计算

上一页: [新闻中心]    下一页:马云:阳光灿烂时修屋顶,年轻力壮时生儿子,皆大欢喜!